第1077章 再续前缘(全书完)(3)

太古巨魔们在玄辰碎星拳拳势所带的混沌漩涡面前,还能进退自如,但层次更低的太古魔族悍兵们,一旦被卷入黑色焰流般的混沌漩涡之中,魔躯眨眼间就被撕得支离破碎,魔胎不及脱离,就被吸噬及混沌漩涡……

看到这些,谷之华所化的灭世冥龙魔瞳里的兴奋之色,越来越明亮,他看到出陈寻神魂本源所在的修罗金身,裂纹密得跟筛子一样,比蛛网还要密集,看得出陈寻已经到了极限,随时就会崩溃解体。

“看你还能支撑多久不死!”谷之华兴奋狂吼起来。

“是吗?”陈寻冷冷一哼,感觉鸿蒙紫气吞噬的太古魔族神魂已经足够多了,补天道篆汇聚众生愿力已经修复过来,是可以尝试将四重法身、金身融合为一体了……

三头三十四臂修罗神躯,也不是凭空生长出来。

即便还没有足够的把握,但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陈寻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修罗金身在补天道篆的包裹下勉强没有再继续崩溃下去,谷之华还以为最后的决胜之机已经来临,但他紧接着看到修罗金身左肩长出一颗青面獠牙的狰狞头颅,就觉得他所化的灭世冥龙心脏处一阵阵的麻痹、抽搐。

十数外围的太古巨魔都齐吸一口凉气,外围没有涉足战场的太古巨魔倏然而退……

人族此子所修竟然是杀戮神族修罗诸部的最强神躯,除非那几头准真魔级的巨头此时赶来加上战场,不然胜算真是不大啊--既然胜算不大,没有便宜可占,他们还留下来看什么热闹?

谷之华也感应到那些围观的太古巨魔在退去,心里更是冰冷的绝望……

拳势牵动黑色焰流似的混沌漩涡不断,十二臂修罗金身的右肩、颈后又缓慢的生长出两颗青面獠牙的狰狞头颅……

腋下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新的巨臂。

第十三条巨臂……

第十四条巨臂……

……

第二十四条巨臂……

四头二十四臂修罗神躯,融入补天道篆的修罗神躯,众生愿力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神躯上的裂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弥合……

若有一丝可能,谷之华绝不愿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然而不管谷之华愿不愿意、相不相信,玄辰碎星拳拳势所牵动的混沌漩涡,这时候已经分出一道黑色巨河的混沌洪流,往他神魂借九龙神柱所化的灭世冥龙席卷过来。

黑色洪流涌动的速度,超越了道之极限,谷之华避无可避,而他为了击杀陈寻,已经将全部的神魂都融入九龙神柱、融入灭世冥龙的魔躯之中,只能摧动六道轮回碑,做最后的殊死挣扎。

看着灭世冥龙的魔躯,在黑焰混沌洪流里,一层层的解离,谷之华绝望了。

他同时也眼睁睁看到陈寻分出一道混沌洪流,往祖魔魔颅卷过去,从魔颅的孔窍流泄而入,就听到祖魔撕心裂肺的吼叫;随后就见那头坚持到最后的青狼巨形,最终挣扎出来……

他看到祖魔的本源魔识被混沌洪流从魔颅里剥离出来,化作一道幽芒凝聚的魔篆,落回到陈寻手心里……

他看到枯骨大魔君、太古金鹏、太古魔龙、魏阳心胆俱裂的往外围狂逃,但这时候想逃已经来不及了,都被一道混沌洪流卷了进去……

他看到青冥苍穹深处,仿佛天眼绽开,方啸寒、道虚、雷钧老祖、柯清与十七道巨大无朋的神躯身影缓缓降临……

金仙境巅峰的存在,融有本源灵识的大道印记,想炼灭是极困难的事情,所以谷之华有足够的时间看到太古魔族崩溃后被黑衫军追剿的一幕幕场景。

他也能看到陈寻像创世战神一般,站在如丘山巨大的祖魔颅首上接受黑衫军将卒的顶礼膜拜,能看到方啸寒他们飞落过来,蹲下来敲着如星辰黑金似的祖魔骸首,说这个可以拿来炼制紫微神庭在三十三天的天宫……

星辰黑金铸就似的魔颅,此时化作天穹似的巨岭,绵延在脚下。

恢复人族之身的陈寻,穿一袭青衫,仿佛书卷气十足的人族青年站在一根巨岩似的骨刺上。

他神识延伸出去,感应到十数道魔识潜近又极速退去,很快就消失在无尽大陆的深处。

三十三天太广阔了,即使此界还没有真魔级的魔族强者问世,即便太古魔族还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下,但太古魔族的整体实力绝对不容小窥,他们后续还是要先考虑在这处旷野站住脚再说。

虽然七十二诸天大阵所形成七峰灵山的天壁,始终没有被太古魔族攻破,但随着战神法相一次次的破碎,黑衫军将卒的伤亡犹是恐怖,好在破碎的神魂都能重入轮回转世……

常曦、迦黛、苏棠、苏清影、徐昭容、姜冰云、青璇、千兰诸女身在七峰灵山,与黑衫军将卒并肩作战,但心思随时都系在陈寻的身上,提心吊胆目睹了这堪称太古纪之后的最强大战,到最后几乎都没有站立的力气。

看到陈寻调息完毕,在魔颅骨刺上站起来,诸女就都往陈寻这边飞来。

除了极力压制想拥入陈寻怀中的渴望外,她们这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苏筠飞过来,却是径直扑入陈寻的怀里,咬着他的耳朵说道:“师父,将我前世的记忆还给我吧,即便师娘们都说前世你对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但我想我前世绝对不会只想做你弟子的!”

陈寻尴尬的一笑,这一战他也是心有余悸,在融合四重法身之前,他自己都没有多少把握,这时候也就任苏筠将那火热的娇躯挤入怀里,既然她不愿意成为少君,那就还让她当回灵筠仙子吧……

“没想到我们竟然错过这一战,真是可恨啊!”方啸寒他们笑盈盈的飞过来。

“早知道你们能这么快从时空通道里出来,我就不用冒险融合四重法身了,”陈寻笑道,又跟方啸寒说道,“还请诸尊过来,建立上界天庭之事,他们可愿意留下来相助?”

大战过后,是陈寻最为虚弱的时候,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方啸寒他们都不过来打扰陈寻,魔颅左右更是都用七十二诸天大阵重重封锁起来。

陈寻这时候才有时间去见方啸寒他们从时间废墟救出的十七金仙、神兽。

人族想在三十三天立足不是易事,何况后期还要往三十三天纵深处发展,才能压制太古魔族,那就需要更多的金仙天尊级数的强者相助。

当然,能修炼到金仙境巅峰的人族巨掣、神兽巨妖,都是桀骜不驯的,他们早年能斩断尘缘,毅然进入时空通道,也就不会轻易投附哪家势力,也许更在意的是大道修行。

陈寻不指望他们都留下来,能有三五人愿意留下来,就是大喜;或者他们想在三十三天建立势力,陈寻都会鼎力相助……

“十二金仙天尊都愿意留下来,但你绝想不到梵天宫六祖灵熊仙君到底是谁?”方啸寒抑制不住兴奋的说道。

“哦!”陈寻好奇心也被勾引起来,梵天宫六祖灵熊仙君在陈彻之前就进入星墟,又与其他的金仙、神兽被困在时间废墟里,应该跟他们没有什么因果牵连才是。

方啸寒挥袖释出一团金光,在七十二诸天大阵所形成的天壁上打开一条金桥似的通道,就见一位身穿青衣道袍的身影,往天壁里飞过来。

虽然面容更改许多,但那熟悉的神魂气息散出来,令陈寻神魂震颤起来,泪落满面,朝青衣道人长揖而拜:“陈寻未曾想今生还能有缘再见师尊!”

“你如今已是帝君之尊,又是鸿蒙道尊的传人,而当年我在神宵宗所留不过是一道分身而已,郭某可受不得此礼啊!”青衣道人哈哈而笑,他就是梵天宫六祖灵熊仙君,俗家出身于郭氏,虽然陈寻从头到尾都没有拜鸿蒙道尊为师,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鸿蒙道尊才是陈寻的真正师尊,也只有鸿蒙道尊才有资格当陈寻的师尊。

而说到授道传业解惑,老夔、常真、陶景宏、左青木以及早年辞世的宗图,对陈寻的提携,都可以说不在郭真人之下。

“师尊陷身时间废墟之中,怎么会想到在云洲布下这么一子?”陈寻坚持称唤青衣道人、同时也是梵天宫六祖灵熊仙君为师。

当然,他心里还是有所困惑,以师尊灵熊仙君的神通,应该不可能窥破始魔宗所布的迷局,在云洲落下这么关键的一子妙棋,要是早就窥破了,师尊也不能斩断尘缘,进入时空通道。

“我为证大道才入星墟,而此前为斩断尘缘,也做了种种部署,但说来也是奇怪,进入星墟之后,心绪总是无法平静下来,无法斩断对人世的最后一丝牵挂,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进入时空通道。我在星墟深处参悟了十数万年,最后留下一道分身在云洲转世修行,这才将牵挂斩断……”灵熊仙君说道。

听到这里,陈寻实在是忍不住,朝青冥苍穹竖起一根中指来,骂道:“鸿蒙老贼,你还在偷窥这里吗?”

一道神雷轰劈下来,吓得陈寻赶紧收回中指,想着等日后正式修入真神境界,再去找这鸿蒙老贼的麻烦……

喜欢大荒蛮神请大家收藏:()大荒蛮神新更新速度最快。